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2019年1月5日,大象公会在北京706青年空间主办了一场名为「罗曼蒂克战争史」的生物学沙龙。假期回国的牛津大学动物学博士、大象公会专栏作者王大可与读者们分享了有关「雄性与雌性动物生育博弈」的案例研究以及科学知识。

 

· 沙龙演讲视频实录。也可点击文末左下角「阅读原文」,收看高清版

图文内容

大家好我是王大可,谢谢大家来参加我的生物学沙龙,我经常被误认为是一个屌丝男青年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现在我要澄清一下,其实我是个正经的动物学女博士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· 王大可在沙龙现场

 

很多人对动物学有些误解,认为我们什么生物都认得,天上飞过个鸟就问我叫啥名字,不仅我不知道这个,也不知道怎么训练狗上厕所,怎么给仓鼠看病。我的研究对象是红原鸡,家鸡的祖先,俗称野鸡。繁殖季天天和红原鸡打交道,我被视作公鸡的女神,母鸡的瘟神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现在的研究课题是公鸡择偶经济学,择偶经济学研究的是如何合理分配有限精子。我们的常识可能以为精子是无限的,虽然精子比卵子廉价,但终究是有限的,所以雄性不能永不停息地交配。既然精子是有限的,能够合理使用精子的雄性就会产生更多后代。

 

为什么会研究动物性呢?

高中我问同学,大家有没有发现在鸟类当中,通常雄性看起来比较漂亮?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在人类社会中我们却对女人的外貌要求更高?街边的服装店化妆品店,主要用户就是女性。这是我性别意识和权力意识的萌芽。带着这些疑问,我开始学习生物学。

 

大二的时候去哥大交流,上了一门进化生物学的课,课程最后要写一个小论文,老师问我对什么感兴趣,我说鸟类忠贞的爱情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结果老师呵呵一笑,说你去查查文献吧,不查不知道,一查吓一跳,原来大家都很喜欢出轨。所以一篇出发点是批判人类乱搞的文章,最后变成了自然界中严格的一夫一妻才不太正常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申请博士的时候,我坚定地认为,雄性应该多找配偶,雌性应该只和质量最好的雄性交配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1948年Bateman做了一个果蝇实验。发现雄性的配偶越多,繁殖成功率越大,雌性的配偶数量多少并不会带来多大提升。于是我认为雌性天然的就应该追求一夫一妻,出轨行为有害无利。但是后来发现这不完全正确。

随着类似的问题越来越多,我逐渐意识到,通过缝缝补补来更新我旧有的观念已经不够了,于是在我读博士的第五个月,我开始写动物性。

旧有的观念告诉我,人之所以区别于动物,是因为人摆脱了低级的动物性。这个观点有很多问题,第一,难道人类不是动物吗;第二,进化没有方向,没有高级低级之分;第三,人类把理性与高尚情感归结于人性,把自私自利归结于动物性,但不可否认,动物也有无私、互帮互助等高尚的情感。基因是自私的,生物是自私的,人类也是动物,人性也是动物性的一部分。

写动物性是我理性重建的第一步,他让我尽力避免以人类为中心去看待世界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人类曾经以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,现在知道地球是绕着太阳转的,以为人类是生命的中心,到知道生命有极其丰富的运行规律,但我们还是关心人类。人不过是自然界的一种生物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但是我也发现了它的局限性,进化理论无法解决所有的事情,尤其是道德层面的事情,它能告诉你事实是什么样的,但它不能告诉你什么是对的,这个世界应该是什么样的,大多数不代表它是正当的。

进化由两股力量推动

 

第一股,是自然选择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凡是不适合生存的,都面临淘汰,简单粗暴,方向单一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 

第二股,性选择。

性选择也有两个机制:第一个,保留好基因;第二个,随机保留中性基因。

 

怎么判断一个基因是不是好基因,有两种方式:第一种,健康的雄性第二性征更明显。比如,雌性喜欢看起来健康的雄性。比如容易受寄生虫困扰的三刺棘鱼(Stickleback),被寄生虫感染的棘鱼可能无法展示出绚烂的第二性征,雄性的红肚皮可以显示自身的健康程度,越红越健康,雌性偏爱更鲜艳的雄性,实验人员把一群雄性染成红肚皮,受欢迎程度立刻爆表。

 

第二种,你有能力去承担一些昂贵的信号。比如大家都知道的孔雀,雄孔雀有一条漂亮的大尾巴,看着是挺炫酷的,但是一旦捕食者来逮你,你跑也累赘,飞也累赘,但当你站在雌性面前的时候,你的大尾巴告诉她,在那么多鸟生危机里,你都逃脱了,说明你的身体倍儿棒。

随机保留中性基因的例子也很好找,比如网红脸,一段时间男人喜欢锥子脸,但锥子脸既不意味着她有生存优势(工作能力强),也不意味着她的生育能力强(好生养),可因为受异性欢迎,所以有了更大的被选中概率。动物里面,雌性会偏爱拥有某种特征的雄性,这种特征可以遗传给她儿子,让儿子也受异性欢迎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雌性的选择

 

雌性主导和雄性主导的性选择各有利弊,所以没有永远的赢家。雌性的先天优势是卵子稀少,物以稀为贵,虽然卵子比精子要昂贵很多,但精子其实并不便宜,尤其是一份精液里面有几百万个精子,可能要好几份精液才能受精一份卵子,可最后被选择的只有一个,雄性的压力显然要大得多。

 

凡事有利就有弊,雌性承担了极其高昂的生育成本,直接影响到自身生存概率。如果生物可以选择自己的性别,多半不愿意做雌性,比如雌雄同体的扁虫的交配是一场赤裸裸的战争,双方都用丁丁去刺对方,被刺中的一方只能当雌性,花更大的代价来孕育孩子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在这种情况下,雌性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配偶,两点:第一点,基因好;第二点,对我好。什么是基因好?长得帅,个子大,聪明,学习能力高,有天赋,这些都是先天决定的;打架能力,唱歌跳舞能力等等,都是天赋加上学习能力,这一点可无奈了。

 

如果天生不好,也没办法补救,但她们还看第二点,是否对我好,否则最优质的雄性会遭到万人争抢。所以暖男通过给雌性带食物等一系列讨好行为,能够赢得雌性欢心。雌性一代代地选择暖男,也许是一种对雄性的剥削,强制他们在生育上付出足够多的代价。

 

除非雄性给与的帮助是不可或缺的,比如某些巨大而营养丰富的精子囊,或者雄性提供的帮助成为稀缺资源,比如承担育儿任务,会导致性别反转,引起雌性争抢同一个雄性。大部分情况下,雌性的投入更多,因此雌性是选择者,雄性是被选择者。

在博士阶段的学习过程中,我发现很多时候,雌性多夫制的利益是多于一夫一妻制的,尤其对于昆虫是这样。雄性经常会带食物给雌性,或者生成富有营养的精子荚,这些礼物就得准备很久,雌性配偶数越多,吃的越多,产卵越多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对于哺乳动物来说,交配多并不会让生育能力变得更好,那为什么还要找这么多老公呢?

第一个假说是,雌性眼瞎但是身体不瞎,她们找的对象可能有各种各样的毛病。比如精子质量差啊,遗传病啊,严格的一夫一妻制要求你老公死了还要守一辈子活寡。如果琢磨不透谁好,都交配一下,身体还可以筛选一遍精子。

 

第二个假说是,自然界里没有绝对的好坏。今天看起来A最好,明天可能就是B,为了应对多变的环境,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可以让种族最大程度地延续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达尔文首先提出性选择的概念,他认为性选择有两套机制:第一,是雌性选择,即雄性卖弄风情,雌性挑选配偶;第二,雄性争斗,胜者拥有交配权,多数群体中两个机制同时存在。雌性拥有主导权时,雌性会全面考察雄性的才艺和社会地位;可雄性拥有主导权时,雄性会单一地通过斗争来分配配偶,雌性变成一种性资产。

 

他们最不能容忍的就是屌丝追到女神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雄性的竞争

 

但是雄性竞争标准非常单一,那就是等级,依靠个体暴力,和制度暴力建立的等级。而一个雄性主导的社会,雌性应该依附强权雄性,就好像说,一个社会里,女人选男人的首要标准就是钱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一个雌性主导的社会,雌性会有多种标准筛选雄性,小鲜肉,小奶狗等等,不同的类型都有市场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雌性主导的好处是,多样性保留更高,但留下的未必都是最适应当下环境的;雄性主导的好处是,都很能打,轻易死不了,但是保留下的个体较单一,环境变化后容易全军覆没。

 

如果雄性提供的东西不是不可或缺的,那么他们就无法形成雄性主导的社会,那么也就无法摆脱性行为中的从属地位,自相残杀的同时还要被雌性挑选。

雌性肆无忌惮地和多个雄性交配,雄性被迫提高了精子产量,假设每个雌性在一个受精卵可孕育期间只和一个雄性交配,一份精子就可受精,但如果同时和十个雄性交配,每个雄性当爹概率就只有原来的1/10,为了获得和之前同样的后代数量,他们需要用十份精子,沦为性欲的奴隶。雌性越滥交,该物种的雄性睾丸/身体比例越高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另一点让他们非常气愤的是,由于老婆滥交,他们很难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,如果你有10%的概率是孩子他爹,你该怎么给与父爱呢。如果你不知道自己的雄性至亲是谁,你该如何建立一段信任的合作关系,你的老婆丈母娘联合起来把你扫地出门,该怎样扭转你的弱势地位呢。

虽然生育游戏中雄性是占便宜的,雄性还是想着能少一点就少一点。为什么一定要按照雌性的游戏规则来呢?怎么打破僵局,这一切痛苦都是因为雌性滥交。

 

雄性打破游戏规则

 

第一,不让老婆接触异性。交配完后,雄性通常不会立即离开,还要守着老婆防止她和别人交配。比如一种在水上生活的虫子,水黾。本来自己在水上凌波微步已经够费劲了,背上还要驮着雄性交配,交配结束雌性就想甩掉雄性,结果雄性进化出一套抓抱系统,死乞白赖地不肯下来,最好能守护老婆直到她产卵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第二,贞操带。有的雄性交配完会在雌性生殖道塞个塞子,以后如果她要交配,先得花一番功夫把交配栓弄出来。雌蜘蛛有两个交配孔,雄蜘蛛交配完了就给堵上,断绝了滥交机会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 

第三,持久的交配。为什么男性提起秒射总是讳莫如深,明明自然选择会倾向于保留秒射的雄性。持久有哪些风险?大家猜猜果蝇交配有多长时间,二十多分钟,如果你看到两只果蝇一动不动地待在玻璃上,这是你打死他们的好时机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为什么要持久?因为持续性的活塞运动可以排除别的雄性遗留的精子,比如猫的丁丁有倒刺,动起来就像用试管刷刷试管。而没有丁丁的公鸡,交配一次只需五秒钟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第四,操纵配偶的性欲。我们都知道精子重要,但是一份精液里不仅仅有精子,精液蛋白也很重要,研究人员发现果蝇的性多肽可以降低雌性性欲,不仅如此,有的蛋白还可以影响精子储存,甚至降低雌性寿命。

如果雄性实力实在太弱鸡,并无法完全操纵雌性的行为,那么就上战场硬刚吧。增加精子数量和提高精子运动速率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雄性还有第二大任务急需解决——强迫拒绝我的异性和我交配。

如果雌性主导了生殖,雄性就处于被挑选的过程中,既然是被挑选,就可能被不停地拒绝。还有什么能比想交配就可以交配更符合雄性的利益呢?但是违背雌性意愿的交配对整体社会有损害,因为有些雌性可能会失去生育能力甚至死亡,导致全体卵子库减少。强奸对雄性是有利的,尤其是通常没有交配权的雄性。

 

暴力是最后一步,强奸对雌性的损失巨大,有时候雄性也会受伤,在强奸盛行的地区,落单的雌性在遭遇危险时会选择顺从,保命更重要。也有雄性会使用低剂量麻醉剂进行迷奸,等雌性缓过神来,交配已经结束了。

 

雌性的反击

 

不过雌性可不是任人宰割的。就算不能控制自己的交配权,也要控制自己的生育权,避孕和堕胎是女性争夺自己权力的两大最重要手段。但有些雌性早已学会了这些,只不过效率没有人类这么高而已。

雌鸭子的生殖道弯弯曲曲像迷宫一样,进去了也未必找得到正确的地方。雄鸭子的丁丁是逆时针旋转的,雌性偏偏不让你称心如意,和你反着来,是顺时针旋转的,还整一个135度大转弯,让你冒着断丁丁的风险去强奸。生殖道有很多死路,插进去了也未必能怀孕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难姐难妹一家人,母鸡也经常被强奸。有时候被地位低的雄性强奸,她还要倔强地排出体内的精子;有时候被近亲强奸,她能降低他当爹的概率,这可能和母鸡储存精子的技能有关。很多生物都能储存精子,有些生物甚至可以储存长达七年之久,储存精子让生育变得更可控,需要的时候来一点,再也不用为找不到异性而担心了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继达尔文的传统性选择理论,1970年Parker首次提出了精子竞争,1983年Thornhill首次提出雌性隐秘选择理论,性选择由体外转向体内。但这种隐秘的雌性选择很难研究,因为一切都发生在体内,伦理上很难允许持续性地进行活体侵入性研究,比如把仪器伸入阴道。

 

现在大部分研究都是先将雌性处死,再进行解剖,但这样获得的数据局限性太大,如果有全新的技术,这个领域或许会得到大力发展。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如果避孕失败,雌性还有一招,那就是堕胎,怀孕小鼠如果和陌生雄性独处一室,流产概率会大大增加,这可能意味着自己的老公已经挂了或者抛弃母女俩了,新的雄性很可能会杀婴,所以还不如不生,自己消化了吧。这种操作杀敌一千自损八百,很少被雌性使用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简而言之,看似罗曼蒂克的爱情背后弥漫着战争的硝烟。不论雌性还是雄性,他们都希望自己可以掌控生育权,生命是自私的,权力分配是斗争的结果,一切谈判取决于你要什么和你能给什么。

 

合作是一个不错的选择,但信任很难建立,更多时候两性陷入了囚徒困境,会损害对方以使自己利益最大化,战争里面,没有人是傻瓜。(结束)

沙龙下半场

 

大象公会的老朋友、各色DNA创始人郭婷婷博士作为特约嘉宾,与大可对谈另一个复杂而有趣的话题——性选择如何塑造我们的基因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· 特约嘉宾郭婷婷(左)与王大可对谈

对谈视频实录

 

活动现场图集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· 热情的大象公会读者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· 读者的情绪被大可调动起来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· 大可与主持人在抽取幸运观众

 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· 部分观众与王大可在沙龙结束后合影

★我们建了一个生物兴趣向的微信群,王大可与郭婷婷老师都在群里参与交流。有意一起来玩的读者朋友请加大象公会助手号:idaxiang2018,回复「生物」二字,届时邀请您入群。大象的下一场活动也非常期待你的到来。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动物性):进化论让我们不相信爱情了吗?|大象公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