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

我们为什么要生孩子?


进化学给了一个非常直接的理由——为了传递基因。


生存和生育有冲突,这种冲突在某些时刻格外显著,比如你放弃了环游世界的机会,贷了要还半辈子的款,买了一套学区房的时候。生物界的老大难题是,如何科学养娃。


生和养都是一大笔投资,排列组合一下,大概可分为四类,既生又养,只生不养,只养不生,不生不养。


达尔文告诉我们,那些不生不养的已经死掉了,那么就只剩下三类,其中,只生不养的最多,既生又养的次之,只养不生的最少。养育比生育更昂贵,生物生下的后代数量通常多于能够养育的后代数量,这意味着注定了至少有一部分孩子得不到父母的关爱。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
但68种哺乳动物被发现有收养行为(Adoption),那么现在问题来了,给别人养娃不能传递基因,自己还要受累,为什么要做亏本买卖?


学者本着利益为上的原则,提出了几种假说,比如眼神不好奶错娃了,比如妈妈们自发组织的托儿所,轮流担当奶妈,又或者亲戚之间互相奶,也有可能年轻雌性拿别人的娃练手[1]。


医院抱错娃是电视剧常见桥段之一。不借助亲缘检测技术,判断「我娃是我娃」是相当困难的一件事,这就给了不法分子可乘之机。


研究人员发现,有一些涉世未深的海豹宝宝(Mirounga angustirostris)竟然趁着邻居豹妈打盹,一把推开人家的娃,自己贴上去喝,糊涂的豹妈换了个娃奶也发现不了吸奶的力道变化。


研究人员不能确定这究竟是因为豹妈的博爱心胸还是纯粹是蠢,直到他们看到,发现猫腻的豹妈暴打邻居家熊孩子,才能确定愚蠢是不分物种的。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● 喝奶图片来源:Flickr


托儿所假说让我们寄希望于动物界乌托邦,然而现实可能走向了反面。数学推导显示喝大锅奶只在每个妈妈贡献同样多奶,且所有人都诚实的情况下才适用,如果一个妈妈的奶量大于平均值,她的娃就会喝更少的奶,她自然会退出托儿所,等到所有妈妈退出,托儿所就不复存在了。


即使我们假设奶量充足的妈妈都有一定的博爱精神,她的奶多得喝不完,又没有冰箱,就给点别人喝好了。可惜在没有监管的情况下,一定会有妈妈自己不出奶,专注蹭奶,这么一来博爱的妈妈也没有多的奶去奶自己娃了,她又必须退出。


亲缘假说(Kin selection)是进化学家的垃圾桶,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都可以解释成,他们牺牲自己是为了让自己的亲属活着。再宽广一些,就是牺牲自己,让全人类活着。


妈妈的奶多,扔了也是浪费,不如给自己的侄子侄女喝一口,以后自己如果奶少了,妯娌也能帮着奶一口孩子,这种互帮互助之所以能够成功,是因为付出不求回报,即使是单向的帮助,帮助了亲人也是间接地帮助自己。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
年轻雌性练手也可归为亲缘假说的一部分。未离巢的大女儿有时候会充当妈妈的帮手照顾弟弟妹妹,一来分担母亲压力,二来学习自己带娃的技巧,从妈妈的角度看,让女儿带孩子远比让陌生人带孩子牢靠。历史的教训告诉我们,盲目的信任会让你狗带,血缘可以冲破猜疑的天然屏障[2]。


利益驱动的收养也可以实现双赢。


一种鹅(Anser caerulescens caerulescens)会主动收养窝附近被抛弃的鹅蛋,但这可能不是出于善心,多孵一个蛋的边际成本可以忽略不计,但混在自己蛋中的弃蛋可以帮助稀释被捕食的概率,如果一窝全部是自己的蛋,捕食者猎取一个蛋,自己的娃挂掉的比例是100%;


如果有25%的蛋是收养的弃蛋,被捕食的概率就降低到75%;如果没有捕食者,帮同胞多孵两个蛋也利于种族延续,毕竟,原本这两个蛋是必死无疑的[3]。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● 图片来源:In Depth Tutorials and Information


然而事情不总像这样温馨,如果收养的是弃婴,还算功德一件,如果不是弃婴,那就是人口拐卖了。


雄性三刺鱼(Gasterosteus aculeatus)就是这样一个鱼鱼喊打的鱼贩子。他会悄悄溜进邻居新婚夫妇的卧室,趁他们不注意,偷一兜受精卵回家。他可不是什么深情奶爸,一心给别人养孩子,他只是为了一己私利导致别人骨肉分离。雄性的窝里鱼卵数量越多,对异性的吸引力越大,情场受挫的雄性为了伪装成一个好爸爸,制造了儿孙满堂的假象[4]。


更臭名昭著的是,他有食鱼卵的癖好。科学家分成两派,一派认为,他可以分清自己的鱼卵和别人的鱼卵,在利用完别人的孩子后,毫不留情地吞食了这些尚未出生的孩子[5]。


另一派认为,雄性认不出偷来的鱼卵,他们会无差别地食用自己和别人的孩子。食子的原因是,不管卵多卵少,孵化一窝卵的总成本固定,如果卵少,每颗卵需要的成本就很高,但每颗卵的收益并不变,导致总成本高于总收益,不如把这些卵吃掉,积攒能量下回生殖多生一些[6]。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
父母可以决定孩子生,也可以决定孩子死。不过后一种说法的漏洞在于,如果要吃娃,也应该让孩子他妈吃。大型凶杀现场,双方各执一词,争论尚无定论,但一点是确定的,没有门锁的情况下,请防火防盗防邻居。


可惜躲过了父母的血口(Parent cannibalism),躲不过长姐长兄的毒害(Siblicide),一种生长在悬崖上的海鸥(Rissa tridactyla),最为人熟悉的特征就是手足相残。


妈妈通常会下两个蛋,一个主要蛋(老大),一个备胎蛋(二胎),如果老大老二都成功孵化,老大会猛烈地啄击晚几天出生的老二,老二全无还手之力,只能被赶出巢穴,跌落断崖丧命。


如果老大没出生就挂了,父母就会把对老大的爱转移到老二身上,老二才能平安长大。不能人工流产的海鸥父母,用残忍的方式执行了计划生育[7]。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● 图片来源:Wikipedia


父母不会干预孩子间的霸凌,后出生的孩子因为体力上的弱小竞争不过先出生的孩子,不能抢来充足的食物,导致长得更加瘦小,二胎因为营养不良而夭折的情况并不罕见。


奇怪的是这种海鸥的收养比例很高,很多被抛弃的二胎最终被邻居收养,有研究人员猜测,可能这种海鸥的出轨概率很大,隔壁老王会偷偷拣回私生子。但实验结果显示,这群海鸥忠贞得可怕,119个后代全部是婚生子女。


这样一来,线索又断了,只能推测,邻居之间有亲缘关系,或者父母的眼神不好,认不出谁是自己的娃。


尽管文学作品和媒体经常涉及收养的话题,但收养其实是一件极小概率事件,收养无血缘关系的孩子就更罕见了。一则追踪了松鼠(Tamiasciurushudsonicus)19年的研究发现,共2230个新生儿,其中只有5例收养,收养行为多发生于亲属之间,附近无亲属的孤儿从未被收养[8]。


为什么要收养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?人类智慧在解释极少数事件时总是不够用。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
养父母在丧失亲生孩子后更有收养的冲动,一种密集繁殖的鸟(Uria spp)有时会把窝附近的蛋滚回自己的窝,研究人员以为,由于泥土附着在蛋上,他们分不清谁是亲生的谁不是,所以碰到像的就都滚回家。


但后来发现,如果同时给他们一个亲生蛋和一个陌生蛋,他们能够正确选择自己的蛋。进一步的实验发现,当人类挪走他们的亲生蛋,他们不但对陌生蛋来者不拒,甚至会跑到邻居家里偷蛋。为什么他们如此强烈地想要养育一个孩子[9]?
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● 图片来源:Wikipedia


进化论肯定了生物行为背后的理性,现在,它的美丽而晴朗的天空却被几朵乌云笼罩了。乌云,会不会带来暴风雨?



参考文献

1. Roulin,A., Why do lactating females nurse alienoffspring? A review of hypotheses and empirical evidence. Animal Behaviour,2002. 63(2): p. 201-208.

2. Kramer,K.L., Cooperative breeding and itssignificance to the demographic success of humans. Annual Review ofAnthropology, 2010. 39: p. 417-436.

3. Lank,D.B., et al., Why do snow geese adopteggs? Behavioral Ecology, 1991. 2(2):p. 181-187.

4. Largiadèr,C.R., V. Fries, and T.C.M. Bakker, Geneticanalysis of sneaking and egg-thievery in a natural population of thethree-spined stickleback (Gasterosteus aculeatus L.). Heredity, 2001. 86(4): p. 459.

5. Frommen,J.G., C. Brendler, and T.C.M. Bakker, Thetale of the bad stepfather: male three‐spinedsticklebacks Gasterosteus aculeatus L. recognize foreign eggs in theirmanipulated nest by egg cues alone. Journal of Fish Biology, 2007. 70(4): p. 1295-1301.

6. Rohwer,S., Parent cannibalism of offspring andegg raiding as a courtship strategy. The American Naturalist, 1978. 112(984): p. 429-440.

7. Helfenstein,F., et al., Low frequency of extra-pairpaternity and high frequency of adoption in black-legged kittiwakes. TheCondor, 2004. 106(1): p. 149-155.

8. Gorrell,J.C., et al., Adopting kin enhancesinclusive fitness in asocial red squirrels. Nature Communications, 2010. 1: p. 22.

9. Gaston,A.J., N. Leah, and D.G. Noble, Eggrecognition and egg stealing in murres (Uria spp.). Animal behaviour, 1993.45(2): p. 301-306.


我们建了一个生物兴趣向的微信群,还会请王大可老师参与交流,有意者请加大象公会助手号:idaxiang2018 ,回复「生物」二字,届时邀请您入群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动物性):弃婴与收养,并非人类的专利|大象公会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