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    1968年牛津大学动物学系Edward GreyInstitute所长David Lack发现93%的雀形目鸟类都是一夫一妻制的(Monogamous[1],该振奋人心的消息让众多人类感慨终于又可以相信爱情了,只可惜好景不长,科学家没多久就发现隔壁老王无处不在。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图片来源:9-most-bizzare

    红翅乌鸫(Red-wing blackbird)的雌性只拥有一个社会配偶,因为这些鸟毁坏庄稼太厉害,人类一怒之下把该地区所有雄性结扎了(Vasectomize),然而39窝鸟蛋里面有27窝(69%)都孵出了小鸟,其中26窝(96%)所有鸟蛋都受精了[2],科学家们会心一笑。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红翅乌鸫 图片来源:Animal diversity

 

    一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,DNA指纹鉴定(DNA fingerprinting)技术出现,首次证实了鸟类私生子(Extra-pair offspring)的存在[3]。2002年,Griffith发现在雀形目中,只有14%的鸟类是真正一夫一妻制的(Sexually monogamous),大约90%的鸟类物种中存在私生子,在社会性一夫一妻制(Socially monogamous)的鸟类中,超过11%的后代是隔壁老王生的[4]。

 

    早在1948年,Bateman就发现在果蝇中(Drosophila)雄性配偶数目越多,生的孩子越多,但是雌性拥有一个配偶和多个配偶生殖率并没有明显差别,所以雄性的繁殖策略是性伴侣越多越好,雌性的繁殖策略是越优质的性伴侣越好(Bateman原则)[5]。研究显示配偶过多或交配次数过多会减短雌性寿命(雄性带来的物理性或生物化学性伤害)[6],降低生育水平[7],增加死亡率(例如嘿咻的时候被捕食),提高性传播疾病感染率。

 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图片来源:(Bateman,1948)

    因此一夫多妻制在动物界中并不少见,雄性为雌性提供保护(防止其他雄性性骚扰),雌性向雄性保证只跟你个生孩子。在性别比接近1的群体中,倘若一部分雄性拥有了几个老婆,必然会有一部分雄性没有老婆。某些极端情况下,可能发展为群体中一两个最强壮的雄性霸占了几乎所有雌性,而占下风的雄性只能打一辈子光棍,比如海狮群体中,53%的雄性一个后代也没有,86%的雄性后代数量不超过2个,而领头雄性拥有高达33个后代[8]。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图片来源:Evolution:Making sense of life

    但Bateman原则不总是对的,生物世界缤纷多彩,繁殖结构大致可以分为,一夫多妻制(Polygyny),一妻多夫制(Polyandry),多妻多夫制(Polygyandry)(以上三者非互斥关系),一夫一妻制(Monogamy),合作繁殖制(Cooperative breeder)

    一妻多夫制在昆虫里很常见,研究表明雌性拥有多个配偶有助于提高后代生存率[9],也许是昆虫脑子不够好使,它们并不十分依赖交配前选择,更倾向于“是骡子是马溜一圈再说”,谁的精子在生殖道里跑得快谁赢。另一方面,昆虫一次动辄生几百上千个娃,绝大部分在性成熟之前就挂了,它们需要的不仅仅是质量上乘的精子,还需要基因多样性以应对不同的环境挑战。假设她跟一个有抗杀虫剂基因的雄性,一个跑得快的雄性,一个能忍饥挨饿的雄性,一个脑子好使的雄性交配,遭遇杀虫剂、捕食者、食物短缺、环境变化时,总有一部分后代能活下来,相反,如果她只和其中一个交配,那么遭遇其他三种恶劣情况时就全军覆没了。在许多昆虫中,交配行为可以刺激雌性产卵,殷勤的雄性也经常会带一些小礼品讨好雌性,从而提高雌性生殖力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革翅目 图片来源 Nicky Bay

 

    合作繁殖存在于鸟类、哺乳动物、鱼类等中,通常表现为帮手来帮小夫妻带孩子,喂食筑巢等等[10],小夫妻因此得到直接好处,但是科学家一直不明白帮手为什么要这么做,给别人奶孩子并不能给她带来任何好处,甚至可能增加她被捕食的危险,有人认为,这些帮手通常是小夫妻的亲戚(Kin selection),这些孩子也承载了自己一部分基因,帮它们就是帮自己,有人认为,这些帮手是繁殖中的失败者,它们没找到对象,没建好自己的小窝,只能去帮助群体中的其他个体,为今后养娃练手[11],也有人认为,动物天性里有无私(Altruism)的基因,它们无所求,只想帮助别人[12]。

 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图片来源:io9 gizmodo

 

    我们尚不明确一夫一妻制出现的动力,因为这极大地弱化了性选择。减少配偶个数和减少交配次数有利于雌性,她还可以以忠贞为筹码要求雄性付出更多抚养成本。但对那些富有魅力的雄性而言,一夫一妻制无异于晴天霹雳,对底层雄性而言,他们终于咸鱼翻身了。一夫一妻制更利于抚养后代,虽然我们并不知道父爱(Paternal care)导致一夫一妻制产生或相反。也有研究认为,一夫一妻制的出现是因为雄性讨老婆成本太高,娶一个就已经倾家荡产了,没办法再娶第二个。

 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图片来源:Drama fever

 

    鸟类出轨率如此之高,让我们不仅感慨,某些雄性实在很辛苦,一边要看好自己的老婆,一边要调戏别人的老婆。对雄性而言,让别的雄性给自己养孩子简直是稳赚不赔的买卖,殊不知,大家都出轨,自己说不定也被绿了(Cuckold)。但对雌性而言好处并不明显,而且偷情一旦被老公发现,很可能就离婚了,失婚雌性容易日渐消瘦,娃也养不活,成本颇高。

    那为什么雌性要出轨呢?有研究认为,雌性虽然嫁了屌丝,但还是有一颗和高富帅缠绵的心,屌丝离婚后不容易找到新老婆,所以就算被绿了也不会轻易说分手。有研究认为,万一自己老公不孕不育怎么办,多找几个备胎万无一失。有研究认为,在杀婴(Infanticide)盛行的物种内,雌性会同时保持多个性伴侣,以防止离婚再嫁后,新老公杀掉自己和别的雄性生的孩子,因为他分不清这一窝小鸟谁才是他的种。

    也有研究认为,雌性出轨对自己没好处,只是和雄性共用了一套情感基因(Intersexual antagonistic),她的父亲和儿子都可以从出轨中获得好处,她则默默“牺牲小我,成全大我”。还有研究认为,多情的雌性生育力更好,控制二者的基因们可能在同一条染色体上相隔不远,所以总是同时出现(linkage disequilibrium)。(review by [13])

 

    那么人类使用何种繁殖策略呢?

    睾丸大小和身体大小的比值能反映物种所经历的精子竞争强度,在雌性和多个雄性交配的物种中,每个雄性当爸爸的可能性都减小了,于是他们进化出更大的睾丸,产生更多的精子,在一夫一妻制和一夫多妻制生物中,雄性不需要竞争,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精子产量,另一种衡量方式是睾丸/大脑比。人类睾丸/身体比更接近一夫一妻制的长臂猿(Gibbon),滥交成性的黑猩猩(Chimpanzee)睾丸大小超过大脑1/3,而人类睾丸大小只占大脑3%。由此可见人类很早就控制了女性的交配权(一夫多妻制和一夫一妻制),他们不需要在交配上花费过多能量,才能充分运用聪明才智走进文明社会。

 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黑猩猩的大脑(上)和睾丸(下) 图片来源:Primate sexuality

    在一夫多妻制生物中,雄性之间争夺配偶很激烈,不断选择之下两性差异(Sexual dimorphism)越来越大,一夫一妻制生物两性差异几乎没有,滥交的物种不是外貌协会所以也不明显。成年男性体重约为女性1.2倍,男性有胡子,女性有胸,因此很难说人类是生物学意义上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[14],纵观历史,185个人类社会中,84%的社会都存在一夫多妻制[15],中国也是新中国成立之后才转变为一夫一妻制社会。在一项194名女性,222名男性参与的调查中,22.2%的女性和27.9%的男性都曾出过轨[16],

 

    一夫一妻制在人类历史上存在时间太短,根基不稳,人类生理并未完全适应。然而此时人类社会高速发展,避孕手段的出现让性与生育分离,物质水平的提高,让独居也能充分享受生活,婚姻吸引力下降。倘若未来出现人造子宫(科技问题好解决,伦理问题难),人民捐精卵,国家统一孵化,国家育儿所统一抚养,婚姻也许会分崩离析。

 

    人性也是动物性。

 

参考文献

1.         Lack,D.L., Ecological adaptations for breedingin birds. 1968.

2.         Bray,O.E., J.J. Kennelly, and J.L. Guarino, Fertilityof eggs produced on territories of vasectomized red-winged blackbirds. TheWilson Bulletin, 1975: p. 187-195.

3.         Birkhead,T.R., et al., Extra-pair paternity andintraspecific brood parasitism in wild zebra finches Taeniopygia guttata,revealed by DNA fingerprinting. Behavioral Ecology and Sociobiology, 1990. 27(5): p. 315-324.

4.         Griffith,S.C., I.P.F. Owens, and K.A. Thuman, Extrapair paternity in birds: a review of interspecific variation and adaptivefunction. Molecular ecology, 2002. 11(11):p. 2195-2212.

5.         Bateman,A.J., Intra-sexual selection inDrosophila. Heredity, 1948. 2(Pt.3): p. 349-368.

6.         Chapman,T., et al., Cost of mating in Drosophilamelanogaster females is mediated by male accessory gland products. Nature,1995. 373(6511): p. 241.

7.         Wigby,S. and T. Chapman, Sex peptide causesmating costs in female Drosophila melanogaster. Current Biology, 2005. 15(4): p. 316-321.

8.         Zimmer,C. and D.J. Emlen, Evolution: Makingsense of life. 2013: Roberts Greenwood Village, CO.

9.         Simmons,L.W., The evolution of polyandry: spermcompetition, sperm selection, and offspring viability. Annu. Rev. Ecol.Evol. Syst., 2005. 36: p. 125-146.

10.       Hamilton,W.D., The genetical evolution of socialbehaviour. II. Journal of theoretical biology, 1964. 7(1): p. 17-52.

11.       Hatchwell,B.J. and J. Komdeur, Ecologicalconstraints, life history traits and the evolution of cooperative breeding.Animal behaviour, 2000. 59(6): p.1079-1086.

12.       Hamilton,W.D., The evolution of altruisticbehavior. The American Naturalist, 1963. 97(896): p. 354-356.

13.       Forstmeier,W., et al., Female extra-pair mating:adaptation or genetic constraint? Trends in ecology & evolution, 2014. 29(8): p. 456-464.

14.       Dixson,A., Primate sexuality. 1998: WileyOnline Library.

15.       Ford,C.S. and F.A. Beach, Patterns of sexualbehavior. 1951.

16.       Simmons,L.W., et al., Human sperm competition:testis size, sperm production and rates of extrapair copulations. AnimalBehaviour, 2004. 68(2): p. 297-302.

原创文章,版权所有。如需转载,请私信作者授权,谢谢!

 

作者简介

 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关注请长按二维码

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 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动物性):很遗憾。。。人类可能不是严格的一夫一妻制生物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